陈光标坐拥16吨人民币 自称赚钱比吃屎还难

搜狐 2013-12-27 03:56:58   评论(0)条 移动客户端
核心提示:陈光标自己就常对媒体感叹,“拿不到一手工程”——“一手企业利润可达10%~13%左右,而二手、三手承包商的利润只能达到4%左右。所以,我陈光标赚钱,其实比吃屎还难。”那么,标哥是如何从“吃屎还难”的行业里赚到14亿的?

陈光标

陈光标

陈光标标哥又出来做“慈善秀”了。

这次,标哥用“16吨百元人民币”垒成墙,华华丽丽“炫富”。“让标哥的钱拿出来透透风,见见阳光。经济普查,人人有责;经济普查,从标哥查起。”在临时搭建的数米高的露天红帐内,陈光标站在一沓沓百元人民币堆出的“钱桌”旁,指着身后、左、右的三面“钱墙”说:“我就是要用这种夸张方式,让更多人关注、并积极参与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

据说,这16吨的百元人民币是用一辆东风大卡车运来后,20个人“搭建”了5个小时才完工。为了证明钱都是真的,标哥还拿着两根荧光验钞棒紧靠“钱墙”环走一周,展示真钞的标记。

那么,16吨人民币有多少钱呢?据数据控们统计:如果是刚出库的新钞,一张百元钞票重约1.15克,一万元新钞就是115克十万元就是1150克,16吨=16000000克,也就是13913.04347826087个1150克,也就是1391304347.83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标哥此番秀出了13.91亿元,真土豪。当然,这不是陈光标第一次搬出现金秀,6月份的时候,陈光标就肩挑两捆百元钞票,走上北京一慈善晚会,并当场捐款,以支持青年创业。

那么,标哥搬出家底“出来透透风”只是为了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陈光标说:“我不怕大家看我的底牌,如果我有问题,打死我也不敢这么高调。经济普查从标哥查起,社会上所有对标哥的质疑都可以查,没问题,欢迎大家来查我。”

那么,既然标哥都说“欢迎大家来查我”,那么,我们就不妨响应标哥的号召,帮标哥查查他这13.91亿到底有没有问题。

慈善组织还是公司?

打开标哥的“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的网站,真怀疑来到了某家个人新闻网站,满页面都是标哥的新闻,右边还配有标哥的宣传视频,网页几乎被“慈善内容淹没,而对企业状况、公司构架、利润利税等数据却很少有详述。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商业公司的网站,那么,这家以“慈善为己任”的公司到底赚到了钱没有?

其实,不少媒体都报道过江苏黄埔公司的经营情况。

比如2011年5月的《中国经营报》就表示:从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得到的《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和《公司年检报告书》分析,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经营状况如下:

一、连年亏损,不能说是一家经营状况较好的公司。2008年,2009年,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分别亏损457万元、1696.53万元。

二、营业总收入不足以支撑其企业捐款达到陈光标宣称的数字。从其损益表看,2007年、2008年、2009年的主要营业收入分别为2186.5万元、3027.486159万元、49.57265万元,利润总额分别为3035.914552万元、138.792919万元、-324.207787万元,主要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合计为5263.558809万元,和十四亿元的捐款数字相差甚远。

三、股东权益也不足以支撑其个人捐款达到陈光标宣称的数字。2007年、2008年、2009年的所有者权益766.6513万元、535.584025万元、1257.845492万元。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出资人除陈光标外,还有李德峰,但随着出资比例的逐年变更,李德峰的出资比例仅有0.4%。

四、2009年该公司总资产为1.05亿元,但负债为9969万元,按此推算,该公司负债率近95%。

该报记者得出的结论是“除非有其他的赢利企业或额外财产,否则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和陈光标的个人财产都难以支撑其宣称的捐赠数字。”

但我们不能听信“一家之言”,看看其他媒体是怎么说的。

南都记者是这么写道的:查询由权威部门发布的2006年、2007年“江苏民营企业100强”,均未见江苏黄埔上榜,2006年排在第100位的企业年营业收入19.7亿元,2007年排第100位的企业年营业收入为31.73亿元。2010年9月27日,在复旦大学演讲时,陈光标依然说:“去年,我公司的营业额达到了103亿,净利润达到4个多亿。”

所以,要么标哥吹牛,要么就是政府部门和权威机构都忘了土豪标哥。

标哥的钱是怎么来的?

标哥曾经说,“我只做再生资源利用,我什么都不做,我就是变废为宝赚了点钱,然后回报社会。这个行业,利润一般来讲20%左右,我公司的销售额,今年(2008年)要突破100亿元。去年的净利润近9亿元。我本来就是做循环经济,不存在偷税漏税。全国所有做再生资源利用的企业,国家是免税的。”

但是,标哥曾表示公司95%的项目都是二手工程,据一位与之合作过的人士透露,二手工程的利润只有5%~8%,远低于一手的10%~20%,即便加上江苏黄埔的五金交电、汽车零部件等业务,利润也很难过亿。

同时,陈光标自己就常对媒体感叹,“拿不到一手工程”——“一手企业利润可达10%~13%左右,而二手、三手承包商的利润只能达到4%左右。所以,我陈光标赚钱,其实比吃屎还难。”

那么,标哥是如何从“吃屎还难”的行业里赚到钱的?

因为自打成了“首善”后,标哥就能接到一手的单子了。

曾经有一篇报道写道:“陈光标得到了市长的亲自接见,市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光标啊,南京城内的拆迁工作才刚刚拉开序幕,把这项任务交给你,全南京人都信得过。’他由此承担了南京市内80%以上的拆迁工作量……”

2009年11月,在武汉接受媒体采访时,陈光标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差不多60%是因为做慈善结交的生意。”

《中国经营报》报道,2010年9月18日,陈光标家乡的泗洪县化工厂整体资产拍卖,底价为2450万元,该项目为江苏黄埔副总陈景标(陈光标弟弟)竞购成功,价格为2020万元。

还是引述《中国经营报》:央视过火楼金属幕墙拆卸是陈光标2010年拿下的大单之一。2010年4月,江苏黄埔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7月23日中标,8月初,江苏黄埔的施工队伍进驻施工地点。至于此次拆除的经费,记者了解到,江苏黄埔采取“以料抵工”方式,即用拆卸下来的“废料”代替拆除费,陈光标此前曾表示,整栋楼拆卸下来,“废料”再利用,可产生约2000万元左右的价值。

所以啊,标哥从事慈善还是有回报的,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只要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宣称捐款,就可以拉近与地方政府领导的关系,获得地方政府项目就容易多了。靠着这些政府、国企的大工程、大项目,标哥获得了很多致富之路。

多家媒体还调查发现,标哥在老家泗洪县天岗湖乡,宣称办了一个所谓的老年服务中心,但其实该中心的“主人”陈立胜是标哥的父亲。他说“这是我儿子建的,每亩光买地就花了差不多25万元”。同时还盖了一条商业街,为了把当地的老商业街的商户迁到他的商业街,大批打手还进行了强拆。。。

标哥的钱都捐给了谁?

这次标哥搬出13.91亿元,想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土豪”风范。

那么,作为热衷“捐现金”,动不动就拿出一捆捆钞票打赏的标哥,钱又都捐给了谁?

我们还是引用媒体调查吧,真假自辨:陈光标声称向中国青年基金会捐赠8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中国青年基金会”并不存在,目前只有“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青年就业创业基金会”,但两家基金会都明确向记者否认2010年曾收到过陈光标的800万元捐赠。

根据“成绩单”,陈光标称在2010年的“西南抗旱”中捐赠了价值6300万元的钱物,其中5300吨的矿泉水就价值1300万。记者核实发现,这5300吨矿泉水实际为他与时任北京博宥集团董事长丁书苗联合捐赠的。在“玉树抗震”中,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捐赠款物合计43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其在“玉树抗震”中的善举并非其一个人与其一个企业在作,而是联合了北京博宥集团和鄂尔多斯永隆商贸公司,在4300万元捐赠中,丁书苗提供的1000万元。

热衷做慈善秀的标哥,居然和因牵涉刘志军案、被控从高铁中标项目中非法提取“中介费”30余亿元的丁书苗有合作做慈善?

这不奇怪啊,《人民网》上的新闻为证。事实上,当时的丁书苗也是热衷做慈善的,据2010年5月,福布斯中国慈善榜,丁书苗以9000万元捐款名列第六。

标哥的钱不怕查

据《南方周末》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汶川地震中,陈光标通过关系,获知了国家领导人即将到哪些地方视察,随即提前赶到,然后“偶遇”。在展露自己相关事迹后,他得到了不知实情的国家领导人表扬。

2010年9月27日,在复旦大学的演讲中,陈光标也刻意表述这种与官员的交往:“我去甘肃舟曲救灾,捐了很多钱。后来他们省委书记、省长感谢我,亲自陪我吃饭,左边省委书记、右边省长……”

标哥也在一次与南都记者的通话中说,“你问问当地政府,我奔驰、宝马、凯迪拉克,(曾)捐给政府做接待用车。”

标哥也先后获得了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常委、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57个市与县高级经济顾问等职务。

(综合人民网、南方周末、中国经营报、南都周刊等报道) 返回21世纪网首页>>

(责任编辑:范家兴)
正在加载评论...
  • 上海报业重组后:上海广电系资产有望整合

    文新、解放两大报业集团合并成立上海报业集团,上海文广重组,《新闻晚报》休刊,2013年上海传媒业动作频频。是抱团取暖?是革旧迎新?恐怕只有媒体人才明白移动互联网大潮之下媒体业的无奈[详细]

  • 特高压:抢滩中搁浅?
  • 2013基金排名倒计时
  • 2013楼市:走出迷失
  • 上海“超级文广”重组
21财神汇 新浪 腾讯 0